在保守党议员玛丽亚·考尔菲尔德和本·布拉德利辞职前,前脱欧大臣戴维斯、脱离欧盟事务部前政务次官史蒂夫·贝克和前外交大臣约翰逊都已宣布辞职。

美联社称,特朗普与欧洲盟友激烈的言辞不仅在欧洲,而且在华盛顿也激起了不安与质疑:特朗普会致力于维护大西洋联盟吗?奥巴马时期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欧洲事务高级主管兰道尔称:“尽管北约经受过多场危机,但我现在担心大西洋联盟能否活过特朗普政府。特朗普与盟友的对抗正在欧洲和加拿大引发关于美国到底把谁视为朋友和敌人的史无前例的争论。”

CNN引述德国马歇尔基金会安全和防务政策高级顾问德瑞克的话称:“欧洲最大的担心是北约峰会传达出的信号是不团结。普京的核心战略目标便是分裂美国和欧洲,使北约处于虚弱之中。如果这次峰会开成像G7那样,那么这将正中普京的下怀。”

特朗普在社交网站“推特”发文“预告”称:“我一直听说美国总统能做出的最重要的决定,就是挑选最高法院大法官,这个决定将在星期一晚间9点公布!”

报道表示,默克尔总理又多了一个险恶的对手:美德贸易争端。2017年在华盛顿的首次“默特会”无果,美德关系走向诸多不确定因素。如此内外交困的险恶处境下,“铁娘子”默克尔依旧不败。但现在未败,将来如何,谁也无法断言。

而7月12日峰会后,北约盟国在为期2日的来回龃龉、召开紧急闭门会议后,再次“艰难地”确认先前的共识:在2024年前,盟国将对北约的国防支出提高至GDP的2%。然而据该民调,仅有15%的德国人对默克尔将军费支出提高至2%表示支持,甚至有36%的受访者认为,德国已经在国防军事上花费太多公款。

被誉为美国“新保守主义外交政策理论家”的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罗伯特·卡根(RobertKagan)最近撰文警告说——美国有可能成为“超级流氓大国”(roguesuperpower)。

具体内容包括:1、遇难者每人赔偿100万铢;2、受伤游客医疗费用每人不超过50万铢,目前有10人;3、心理治愈费用,每人2万铢,目前共计74人;4、旅程因事故突然中断,每人赔偿2万铢。

目前,距离英国明年3月底正式“脱欧”仅剩9个月时间;距离欧盟要求与英国达成协议也只剩3个多月。梅正面临来自国内、欧盟、商界的各方压力,要求她亮明谈判立场。英国舆论认为,这份白皮书提供了更多有关英国“脱欧”立场的细节,试图推动目前陷于停滞的英国“脱欧”谈判,但其内容是否会被欧盟接受仍不得而知。(记者纪双城)

观光与体育部常务次长蓬帕诺9日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外籍游客赔偿基金管理委员会紧急召开会议,以研究普吉船难伤亡人员赔偿内容。会议批准6390万铢赔偿预算用于帮助普吉船难事件死伤者。

联盟党和社民党同意把欧洲事务放在施政纲领中的优先地位,明确规定跟法国联手推动欧元区的稳定、发展和改革,准备欧盟预算增扩和欧洲投资等大策划。人事安排上,联合政府的外交和财政部长这两个要职都由亲欧盟的社民党人担任。但是因为默克尔的难民政策给极右翼反欧盟力量提供了政治弹药,加上民粹主义在德国选民中受欢迎程度日增,默克尔的欧盟政策的推行看来也不会很顺利。

她说:“我们大家都仍是欧洲人,尽管你们不再是欧盟成员。”

据法新社7月10日报道,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欧盟高级官员说:“我认为大家都怕无法达成协议。”

电话那头的人对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女受害人说,有个DHL包裹等她来领取,然后电话被转接到了一个自称“高级警官”的人那里。

“脱欧的梦想正在破灭,被不必要的自我怀疑扼杀。”当地时间9日,英国前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在社交媒体上公布他整整两页的辞职信,批评英国政府在首相特雷莎·梅的带领下,在脱欧谈判中向欧盟“举白旗”。除了约翰逊,英国政府还“失去”了脱欧大臣戴维斯及其副手,保守党两名副主席10日也宣布辞职。